| 设为主页 | 保存桌面 | 手机版 | 二维码 登录 注册
免费会员

河北省霸州市信任通线路工具厂

主营:玻璃钢穿孔器, 墙壁穿线器,穿管器,双稳机电缆拖车, 各种电缆放线架...

正文
苟晶“翻车”:道德谴责的余波下还要看到真正的结构漏洞
发布时间:2021-11-2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 次        

  「 这张权力网络可以称得上微型,如同毛细血管一样附着在苟晶案件上。但真正令人担忧的是,这种以亲属、官场联系勾连起来的毛细血管,是否也广泛地存在于社会的肌体中」

  据调查公告,真实情况为:苟晶参加两次高考落榜为真,但只存在一次“被顶替”。

  篡改了她的学生档案,更换为女儿邱小慧的信息,并以此填报了志愿。最终,邱小慧被北京煤炭工业学校录取。苟晶复读期间,邱印林为她

  。第二次年高考,苟晶达到了中专统招分数线,填报志愿后被调剂到了湖北黄冈水利电力学校。这一年的高考,无人被顶替。真相曝光,一些细节和苟晶此前描述的信息有所出入,立刻引发了网友对苟晶“说谎卖惨”的批评。而面对网友的质疑,苟晶在直播中做出了强硬回应:

  变成了“满口谎言的戏精学渣”。网友再次痛斥新闻反转,把矛头转向了“骗子”苟晶,斥责她消费公众信任,玩弄舆论。

  这种愤怒本无可非议,但是在燎原的情绪烈火之下,对苟晶的声讨却逐渐蔓延到“合理讨伐”的边界之外。

  苟晶被舆论剥夺了“受害者”的身份,而策划顶替的邱老师却开始收获了许多网友的理解和同情。

  在高中的毕业会考中,苟晶仅有语文等级为A,其他学科成绩一般,生物还进行了补考。而连续两次高考都在中专线上下徘徊的分数,似乎和此前营造出的“学霸人设”有着相当大的差距。

  原本还为苟晶发声的网友迅速倒戈,大呼“新闻反转”,认为她根本不是受害人。另一边,也有网友对这种批评持反对意见,在两边阵营的交锋之中,一个词汇时常出现——

  。支持者认为,因为苟晶撒谎就忽略她“受害者”的身份,是对弱者的苛求。这种说法也遭到反驳,

  苟晶当然是不诚实的,她对自己进行了太多的包装,也给老师加深了“恶人”的形象。甚至可以说,她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一个坏人。但是,我们需要思考的是,

  。对此,调查报告给出了肯定的答案,无论苟晶是不是学霸,第一年的成绩的确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邱印林的女儿冒用了。在邱印林瞒着她篡改档案,并且让女儿以“苟晶”的身份学习、工作后,犯罪事实已经形成,苟晶就是无可辩驳的受害者。

  从法理上来看,她在除此之外的任何细节上的撒谎和恶意,都不影响她在这件事中的受害者身份。至于这场冒用到底有没有改变苟晶的人生,也是一个很难讨论的问题。许多网友认为

  的推断,仅仅依照结果来倒推当年的情境。人生本身就是充满变幻的历程,今天的结果来自于无数因素的组合,任何微小的变动,都有可能为未来埋下草蛇灰线的伏笔。

  如果没有这场冒用,即使她自己选择了复读,至少也是出于现实的抉择,而不会在多年之后被告知自己被利用的真相。

  能够给一个人带来多大影响?我们很难去做出这“不重要”的评判。这也是法律存在的原因,它所需要维护的是

  ,与受害人是否是个“老实人”无关,也与犯罪事实有没有造成了大家印象中“足够的伤害”无关。如果今天我们因为苟晶撒谎和令人愤怒的表达,就淡化她受到伤害的事实,认为她不配称为受害者,本身就是无形中对正义的破坏。

  除了成绩上的谎言外,她此前还在微博里讲述了父亲在去世前对自己未上大学的执念,直言母校黄冈电力水利学校是

  我们不讳言地说,她夸大或者部分编造了自己的“悲惨故事”,而这种不诚实、小心机,也在公开怼网友后遭遇了强烈的舆论反噬。

  当北京煤炭工业学校的录取通知书下发到“假苟晶”手中时,邱印林委托了自己的亲戚,兖州市某镇的党委书记邱印水联系了兖州某派出所所长,为邱小慧出具了

  。而邱小慧的哥哥邱通,也是济宁市的一名民警,又用这份假的户籍材料联系警员

  。从不属于自己的学校毕业之后,邱小慧用着苟晶的名字在某教师进修学校参加工作,依旧

  。此后,她私盖公章,提出改名申请。而哥哥又协调了济宁当地派出所的所长成功

  。这张由邱家人编织而来的网络联通了两地的基层官员,最终导致15人被罚,其中涉及到的人,仅仅是地方上的小吏,

  但在苟晶事件的讨论里,对这一网络的容忍度却常常高过撒谎的苟晶本人。许多网友认为,他们已经得到了足够的惩罚,甚至一度评论“苟晶之恶在邱老师之上”。

  后者远比前者更值得观众的拷问,而从目前来看,不管苟晶是否吃了“假应届生”的身份红利,我们更需要首先追问的是,邱老师如何能够在第二年成功地生造出一份苟晶的学生档案出来?背后又有怎样的关系网络?

  站在社会舆论的角度,苟晶是一场集体思考的引线,她的确牵引了更多的目光投向隐秘的角落,尽管这也许并非她的本意。

  可以说,她欠公众一句道歉,特别是在直播间里微笑地说出“没有请你们来,大家没有失去什么”的时候。

  或许你还记得罗一笑事件,作家父亲为了筹钱救女儿而编造家庭困境,赚足观众眼泪,结果被扒重男轻女,不愿牺牲现有的小康。

  来维持长期的关注和推进,它曾经是一个极端贫穷的家庭,曾经是一件触目惊心的血衣,而在这里,又表现为“学霸”、“亡父遗愿”、“两次顶替”、“跨省堵人”的标签。

  苟晶翻车之后,我们不再相信她的话,转而又有人对邱印林展开同情,原因是他去找苟晶时,监控画面里看起来只是一个苦苦等待,

  这种对于爆点的追求曾让我们坠入过陷阱之中,也反映出舆论空间中一个隐形的规则:

  。这何尝又不是另一种结构上的漏洞?如果没有苟晶,陈春秀就能得到长期的热度吗?

  我们很难回答,但从鲍毓明事件中,不少画手一周一周地制图提醒,仍然无法阻挡大部分观众的遗忘来看,这个答案并不乐观。

  苟晶事件,或许能够成为一次对公共讨论的反思课堂。我们的公共舆论,不应当是在一个个故事的极点里来回晃荡的钟摆。面对社会议题时,我们需要对所有猎奇、极端的情绪保持清醒和警惕。

  让社会事件的现实处理和舆论风向之间保持距离。不管是支持还是反对,不管公众的情感倒向何处,都不影响现实中的正义和公平按照事实受理、推进,直到解决。